产品搜索
产品分类
 
北大哲学系杨立华老师《四书精读》的课堂笔记谁有整理汇总过吗?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16-12-22 12:18   
摘要:朋友整理的,曾在未名BBS发过。(14年春季课程) 有所有录音,稍后传网盘。(12年春季课程) 网盘地址; 四书精读课程录音 四书章句复习整理资料 1. 本材料包括所要背诵的内容,部分字词解释,部分条目说明理解。 2. 本材料为考试攒人品 3. 本材料内容由笔记

朋友整理的,曾在未名BBS发过。(14年春季课程)

有所有录音,稍后传网盘。(12年春季课程)
网盘地址;四书精读课程录音

四书章句复习整理资料

1.本材料包括所要背诵的内容,部分字词解释,部分条目说明理解。

2.本材料为考试攒人品

3.本材料内容由笔记整理得来,可能夹杂了一些自己的想法,不保证正确性,仅供参考。


【大学】

第一、二周

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

知止而后有定;定而后能静;静而后能安;安而后能虑;虑而后能得。 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。知所先后,则近道矣。

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,先治其国;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; 欲齐其家者,先修其身;欲修其身者,先正其心;欲正其心者, 先诚其意;欲诚其意者,先致其知;致知在格物。 物格而后知至;知至而后意诚;意诚而后心正;心正而后身修;身修而后家齐;家齐而后国治;国治而后天下平。

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壹是皆以修身为本。其本乱而末治者,否矣。其所厚者薄,而其所薄者厚,未之有也。此谓知本,此谓知之至也。

亲:通“新”,对明明德之推广,明德之不懈怠(1.明明德的功夫要不断的做。2.天地气象更新,生命力饱满洋溢。3.自我更新,德行与生命之更新)

至善:穷本极源之善

间尝窃取程子之意,以补之曰:“所谓致知在格物者,言欲致吾之知,在即物而穷其理也。盖人心之灵莫不有知,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。惟于理有未穷,故其知有不尽也。是以大学始教,必使学者即凡天下之物,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穷之,以求至乎其极。至于用力之久,而一旦豁然贯通焉,则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,而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矣。此谓物格,此谓知之至也。

格:至也

所谓诚其意者,毋自欺也。如恶恶臭,如好好色,此之谓自谦。故君子必慎其独也。小人闲居为不善,无所不至,见君子而后厌然,揜其不善,而著其善。人之视己,如见其肝肺然,则何益矣。此谓诚于中形于外。故君子必慎其独也。曾子曰:“十目所视,十手所指,其严乎!”富润屋,德润身,心广体胖,故君子必诚其意。

谦->慊 快足

厌然:收敛

严:可畏

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,身有所忿懥,则不得其正;有所恐惧,则不得其正;有所好乐,则不得其正;有所忧患,则不得其正。心不在焉,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食而不知其味。此谓修身在正其心。

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,人,之其所亲爱而辟焉,之其所贱恶而辟焉,之其所畏敬而辟焉,之其所哀矜而辟焉,之其所敖惰而辟焉。故好而知其恶,恶而知其美者,天下鲜矣!故谚有之曰:“人莫知其子之恶,莫知其苗之硕(7)。”此谓身不修,不可以齐其家。

PS:总结

1.三纲:明明德(自明其明德),亲民(带动周围人),止于至善(知分、安分、尽分)

(我们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,我们如何成为这样的人——从不同侧面描述同一目标)

八条目:格物致知,诚意正心,修身,|明明德| 齐家,治国,平天下 |亲民|

2.为何修身可齐家:良好的社会风俗是上流人士道德成长的土壤

3.三观“觉梦观”“善恶观”(“人鬼观”)

4.致知:即物,与事物接触。穷理,穷尽道理。

【论语】

第三周

1.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

时:1.时时往复,2.遇,人生遭际,场合

习:1.反复温习。2.结合实践,实习

悦:内心的感受,无法表达,无法分享

有朋:? 同志曰友,同门曰朋 相互提醒,相互扶持,相互砥砺的人

方:一齐来

乐:内心的喜悦可以表达,应当分享

愠:心中略有不平

1.本篇为全文之纲领,悦和学是儒学的整体精神基调

2.为学目的是为己,追求精神成长

2.曾子曰:“吾日三省吾身——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”

三:1.三个方面,2.时时反省

忠:有分寸地竭心尽力

信:1.诚信。2.主动相信他人 信不是独立的价值 (与国人交,止于信)

1.儒之价值,是真正的普适价值,没有无条件的正确与错误。

3.子曰:“君子不重则不威,学则不固。主忠信,无友不如己者。过则勿惮改。”

重:庄重,自重 威:有威仪,威信

学则不固:1.朱子“不重”之果,知识的掌握不会牢固。2.学习不断,就不会固陋狭隘

主:亲近,寄宿于……之家 友:主动结交

1.朱子:改过宜勇,避患贵怯

4.有子曰:“礼之用,和为贵。先王之道,斯为美;小大由之,有所不行。知和而和,不以礼节之,亦不可行也。”

知和而和:为了和而和,失去原则和分寸。

1.本条目阐述儒学礼乐思想。同颜渊问为邦。

2.礼乐是孔子的核心思想(仁不是)。

3.礼主敬,乐主和。礼之体为敬,礼之用为和。

4.颜渊问为邦。子曰:“行夏之时,乘殷之辂,服周之冕,乐则韶舞。放郑声,远佞人。郑声淫,佞人殆。”

5.子曰:“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:‘思无邪。’”

思无邪:1.思想没有邪辟。2.思语气词,没有邪辟。3.邪,读作“徐”通“虚”,诗人真情实质的流露

1.本条目强调诗之重要性。儒家核心教化,诗教、礼教、乐教、名教。

6.子曰:“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无耻;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。”

道:引导。 齐:约束

政:政治权利

无耻:羞愧羞耻之心,内在的自我约束

格:1.至 2.正

1.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:作用于已然之后。

7.子曰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。”

1.从心所欲不逾矩,是最高的自由。

第四周

1.

孟懿子问孝。

子曰:“无违。”

樊迟御,子告之曰:“孟孙问孝于我,我对曰:‘无违。’”

樊迟曰:“何谓也?”

子曰:“生,事之以礼;死,葬之以礼,祭之以礼。”

1.孟懿子,父亲去世,葬礼有所僭越

2.“无违”的对象不是对父母,而是无违于礼、孝的一般标准。

2.子曰:“视其所以,观其所由,察其所安,人焉廋哉?人焉廋哉?”

视:泛泛而看 观:细致看 察:深入考察

廋:隐藏

以:1.用,吃穿住行,做事方法,是俭是奢 2.做,做好人,做坏人

由:根据、来历、理由

安:不假思索,自然而然能做到的事,反映道德水平

1.看人由表及里,由浅入深

2.是故君子先慎乎德。有德此有人,有人此有土,有土此有财,有财此有用。德者本也,财者末也。外本内末,争民施夺。是故财聚则民散,财散则民聚。

3.子曰:“君子不器。”

器:1.各适其用而不相通。 2.器无主动性,主体性,道德价值不明朗。

1.成德之士,体无不具,用无不同

2.君子必有自己的价值观

4.子曰:“君子周而不比,小人比而不周”

周:普遍(公) 比:结党(私) 两者都是亲近的意思

1.君子之交淡如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

5.孔子谓季氏:“八佾舞于庭。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?”

谓:评价,评论。

忍:忍心(不是容忍的意思!)

1.礼法维护社会的基本权威与秩序

6.

王孙贾问曰:“‘与其媚于奥,宁媚于灶’,何谓也?”

子曰:“不然,获罪于天,无所祷也。”

奥神:清贵,象征鲁国国君。 灶神:地位不高,但权力大,象征权臣,如王孙贾

将“媚”换做“祷”:1.我从不媚,不论是奥,还是灶。 2.真的获罪于天,向谁祈祷都没用。 3.点醒王孙贾,小心了……

7.子曰:“关雎,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。”

1.诗、乐不应当引导人过分的情绪(治世之音安以乐,亡国之音哀以思)

8.

哀公问社于宰我。

宰我对曰:“夏后氏以松,殷人以柏,周人以栗,曰:‘使民战栗’。”

子闻之,曰:“成事不说,遂事不谏,既往不咎。”

成事:已经完成的事,有了结果的事

遂事:必然发生而尚未发生的事

1.失败的教训与成功的经验,不应该成为包袱。“世易时移,变法宜矣。”

9.仪封人请见,曰“君子之至于斯也,吾未尝不得见也。”从者见之。出曰:“二三子,何患于丧乎?天下之无道也久矣,天将以夫子为木铎。”

10.子曰:“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,不可以长处乐。仁者安仁,知者利仁。”

安:不假思索,自然而然可做

利:知道仁的道理价值,并要求自己做到

1.不仁者不适应好的生活亦或是不好的生活,久约必滥,久乐必淫。因为他们丧失了感受生活的能力。

2.以愉悦而非快乐为核心的生活(1.快乐必有具体的对象而愉悦则是来自生活的整体感受。2.凡乐比快,快乐是短暂的,而愉悦可以很持久。3.愉悦不是刺激性的,想要达到同等程度的快乐刺激必须不断加强,而愉悦不可以比较)

第五周

1.子曰:“参乎,吾道一以贯之。”曾子曰:“唯。”子出,门人问曰:“何谓也?”曾子曰:“夫子之道,忠恕而已矣。”

忠:尽己(中心为忠) 恕:推己(如心为恕) 忠为一,恕为官

1.朱子赞论语第一条

2.哲学,反复思考直至根源,不可太聪明。“曾参以鲁得之”

2.子曰:“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。”

喻:通晓,每日思考故而通晓

1.义的原则是知止的原则,利的原则是无尽的原则,追求比应得的部分多出来的东西。

2.义与利在一念之危,为公则坦荡,为私则患得患失。不是截然不同。

3.子贡问曰:“赐也何如?”子曰:“女器也。”曰:“何器也?”曰:“瑚琏也。”

4.子使漆雕开仕。对曰:“吾斯之未能信。”子说。

1.为学的目的不是为了做官,而死为了提高自己的内在品行。为己之学

5.子曰:“道不行,,乘桴浮于海,从我者其由与!”子路闻之喜。子曰:“由也好勇过我,无所取材。”

6.子谓子贡曰:“女与回也孰愈?”对曰:“赐也何敢望回?回也闻一以知十,赐也闻一以知二。”子曰:“弗如也!吾与女弗如也。”

吾与女弗如也:1.我赞成你比不过他(朱子) 2.我和你都不如他

7.宰予昼寝,子曰:“朽木不可雕也,粪土之墙不可杇也!于予与何诛?”

子曰:“始吾于人也,听其言而信其行;今吾于人也,听其言而观其行。于予与改是。”

杇:通“圬”,雕刻

诛:责备,批评

1.儒家之德行与生命力挂钩。

8.子曰:“晏仲平善与人交,久而敬之。”

1.孔子之心胸宽广。

9.季文子三思而后行。子闻之,曰:“再,斯可矣。”

1.患得患失则私念出。未经反思的生活没有意义(苏格拉底),反思过多的生活活不下去(杨子^ - ^)

10.

颜渊、季路侍。子曰:“盍各言尔志?”

子路曰:“愿车马衣裘与朋友共,敝之而无憾。”

颜渊曰:“愿无伐善,无施劳。”

子路曰:“愿闻子之志。”

子曰: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”

伐:自夸 施劳:炫耀功劳

安:以我为安,我能够给老人以安全感

怀:以我为榜样,追慕我

1.子路之愿是外在之志,没有必然性,与师长朋友的交情总是聚少离多。

2.颜渊之愿是内在之志,有其必然性

3.孔子之愿是希望身边所有人都能在我处得到支持,愿成为对抗无常和不测中不变的确定性。(在变易的世界里,用简易温暖的态度构建不易的人生)

第六周

1.哀公问:“弟子孰为好学?”孔子对曰:“有颜回者好学,不迁怒,不贰过,不幸短命死矣!今也则亡,未闻好学者也。”

迁怒:1.怒于此而迁于彼。2.为怒所牵(王阳明)

贰过:推卸责任

1.客观地看待生活中的好与坏,并理性地分析之。不太自我。则精神世界能够不断进步。

2.

子华使于齐,冉子为其母请粟。子曰:“与之釜。”请益。曰:“与之庾。”冉子与之粟五秉。

子曰:“赤之适齐也,乘肥马,衣轻裘。吾闻之也,君子周急不继富。”

原思为之宰,与之粟九百,辞。子曰:“毋,以与尔邻里乡党乎!”

1.观圣人之用财,“君子周急不继富。”

3.

季康子问:“仲由可使从政也与?”

子曰:“由也果,于从政乎何有?”

曰:“赐也可使从政也与?”

曰:“赐也达,于从政乎何有?”

曰:“求也可使从政也与?”

曰:“求也艺,于从政乎何有?”

果:刚毅而有决断力

达:明于事理,达于情理,掌握逻辑以及人心

艺:多才多艺,能文能武

1.学习的目的不是从政。

2.果、达、艺三者有其一,则可算人才。

4.冉求曰:“非不说子之道,力不足也。”子曰:“力不足者中道而废,今女画。”

画:画地为牢。连前进都不愿意尝试

5.子游为武城宰。子曰:“女得人焉尔乎?”曰:“有澹台灭明者,行不由径,非公事,未尝至于偃之室也。”

行不由径:1.不苟且。2.不急功近利,从容。

1.孔子重视人才。

2.人才的标准,以德为先。“贤者在位,能者在职”

6.子曰:“孟之反不伐,奔而殿,将入门,策其马,曰:非敢后也,马不进也。”

伐:夸耀 殿:殿后

7.子曰:“质胜文则野,文胜质则史,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。”

质:内容 文:形式

野:粗鲁 史:迂腐,虚伪

彬彬:同“斑斑”,如斑马相间均匀分布。

1.分寸。礼的重要作用。

8.子见南子,子路不说。孔子矢之曰:“予所否者,天厌之!天厌之!”

9.子曰:“自行束修以上,吾未尝无诲焉。”

1.教育必须调动被教育者的敬畏之心(师道尊严)!

10.子曰:“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,举一隅不以三隅反,则不复也。”

愤:心求通而未能 悱:口欲言而未能

1.不愤不启等强调调动学习者的主动性

2.举一隅不以三隅反,强调学习者应该付出起码的主观努力

11.子食于有丧者之侧,未尝饱也。子于是日哭,则不歌。

1.孔子的世界里有他人,能真切地感受到他人的情感

2.孔子的感情真挚而持久

12.

子谓颜渊曰:“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,惟我与尔有是夫!”

子路曰:“子行三军,则谁与?”

子曰:“暴虎冯河,死而无悔者,吾不与也。必也临事而惧,好谋而成者也。”

暴虎冯河:徒手打虎,徒步过河 (“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”)

成:能决断

1.用之则行,体现自信而有能力,舍之则藏,体现从容不急躁。

2.轻诺必寡信

13.子钓而不纲,弋不射宿。

纲:横断之网 宿:睡着的鸟

1.钓而不纲——爱惜事物,不急于求成

2.弋不射宿——不乘人之危,箭法高明

14.子曰:“仁远乎哉?我欲仁,斯仁至矣。”

1.仁来自内心,人是否能成为仁者,并非由于外在,不是偶然事件,而是内在的必然,追求就会实现。“求则得之,舍则失之,是求有益于得也,求在我者也。”

15.

陈司败问:“昭公知礼乎?”

孔子曰:“知礼。”

孔子退,揖巫马期而进之曰:“吾闻君子不党,君子亦党乎?君取于吴,为同姓,谓之吴孟子。君而知礼,孰不知礼?”

巫马期以告。子曰:“丘也幸,苟有过,人必知之。”

进:使之进 取:娶

第七周

1.子与人歌而善,必使反之,而后和之。

善:喜欢 反:重复

1.孔子不掩人之善(不忍揭人之恶)

2.子曰:“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。”

1.君子坦荡荡:立心在公。.不必遮遮掩掩,心广体胖(浩然之气)

2.小人长戚戚:立心在私利。太关心自我。

3.曾子有疾,孟敬子问之。曾子言曰:“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。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君子所贵乎道者三:动容貌,斯远暴慢矣。正颜色,斯近信矣。出辞气,斯远鄙倍矣。笾豆之事,则有司存。”

问:慰问

容貌:身姿、身形

暴:残害 慢:轻慢,侮辱

正:端正 颜色:面容

近:接近 信:让人信服

出辞气:注意说话的语调语气

鄙:背叛

笾豆之事:祭祀活动的具体事物 有司:有关部门

1.国家统治者即使不能为仁,也要注重自我形象的修养

2.改变自己,由外而内(改变容貌坐姿,正襟危坐,影响内心),由内而外(内心改变体现在外在)“志壹则动气也,气壹则动志也。”

4.曾子曰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”

1.君子上达,小人下达。多大担待,多大造诣。人生因负重而充实,因充实而饱满,因饱满而光明。生命不堪承受之轻。

5.子曰:“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”我能告诉百姓该怎么做,但我不能让所有人都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

子曰:“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。近之则不孙,远之则怨。”

养:打交道

6.子绝四: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。

意:主观揣测他人想法 必:主观揣测世事 固:执于事 我:执于己

1.圣人时中,孔子无可无不可,随时从实际出发。

2.意,私意之发。必,在事先;固,在事后。我,私意成就。四者相因如循环。(朱子)

7.子见齐衰者、冕衣裳者与瞽者,见之,虽少必作;过之,必趋。

作:站起 趋:小步快走

1.齐衰者:服重丧之人,表达不忍之心。冕衣裳者:穿重礼服者,表达敬意。瞽者:看不见的人,表达哀戚悲悯之情。

8.子贡曰:“有美玉于斯,韫椟而藏诸?求善贾而沽诸?”子曰:“沽之哉!沽之哉!我待贾者也。”

1.我待贾者:不超越位分,不主动奔营,但时刻准备着。

9.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!”

逝:往

1.不是感叹时间流逝,而是赞叹学问日进。

2.不舍昼夜是因为有根基。“源泉混混,不舍昼夜,盈科而后进,放乎四海,有本者如是。”

10.子曰:“衣敝缊袍,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,其由也与?‘不忮不求,何用不臧?’”子路终身诵之。子曰:“是道也,何足以臧?”

忮:害人 求:求人

臧1:充足足够 臧2:自夸,夸赞

11.孔子于乡党,恂恂如也,似不能言者。

恂恂如:诚恳周到的样子

1.孔子不因自己理解人生而显得高人一等,鹤立鸡群。 中庸

12.君子不以绀诹饰,红紫不以为亵服。当暑,袗絺绤,必表而出之。缁衣羔裘,素衣霓裘,黄衣狐裘。亵裘长,短右抉。必有寝衣,长一身有半。狐貉之厚以居。去丧无所不佩。非帷裳,必杀之。羔裘玄冠不以吊。吉月,必朝服而朝。

1.礼

2.当暑,……必表而出之:庄重身份。 “出门如见大宾”

3.非帏裳必杀之:节约但不过分

13.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。食噎而谒,鱼馁而肉败,不食。色恶,不食。臭恶,不食。失饪,不食。不时,不食。割不正,不食。不得其酱,不食。肉虽多,不使胜食气。惟酒无量,不及乱。沽酒市脯不食。不撤姜食。不多食。祭于公,不宿肉。祭肉,不出三日,出三日,不食之矣。食不语,寝不言。虽疏食菜羹瓜祭,必齐如也。

恂恂如:诚恳周到的样子

1.食不厌精……不时,不食。沽酒市脯不食。不撤姜食不多食。祭肉不出三日:养生。吃易于消化的食物,不吃有让人生病危险的食物。

2.割不正不食:不占便宜。

3.不得其酱……不使胜食气。祭于公不宿肉:不糟蹋粮食。

4.惟酒无量不及乱。食不语,寝不言。虽疏食菜羹瓜祭,必齐如也:礼。

14.乡人饮酒,杖者出,斯出矣。乡人傩,朝服而立于阼阶。

1.杖者出斯出矣:1.之后才出——敬老。2.之后即出——不贪欢。

2.朝服而立于阼阶:防鬼神冲撞祖先神灵。以庄重的态度面对鬼神之事,敬鬼神而远之。

15.厩焚,子退朝,曰:“伤人乎?”不问马。

16.颜渊死,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。子曰:“才不才,亦各言其子也。鲤也死,有棺而无椁。吾不徒行以为之椁,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可徒行也。”

第八周

1.

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。

子曰:“以吾一日长乎尔,毋吾以也。居则曰:‘不吾知也。’如或知尔,则何以哉?”

子路率尔而对曰:“千乘之国,摄乎大国之间,加之以师旅,因之以饥馑;由也为之,比及三年,可使有勇,且知方也。”

夫子哂之。

“求,尔何如?”

对曰:“方六七十,如五六十,求也为之,比及三年,可使足民。如其礼乐,以俟君子。”

“赤,尔何如?”

对曰:“非曰能之,愿学焉。宗庙之事,如会同,端章甫,愿为小相焉。”

“点,尔何如?”

鼓瑟希,铿尔,舍瑟而作,对曰:“异乎三子者之撰。”

子曰:“何伤乎?亦各言其志也!”曰:“莫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”

夫子喟然叹曰:“吾与点也。”

三子者出,曾皙后。曾皙曰:“夫三子者之言何如?”

子曰:“亦各言其志也已矣!”

曰:“夫子何哂由也?”

曰:“为国以礼,其言不让,是故哂之。唯求则非邦也与?安见方六七十,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?唯赤则非邦也与?宗庙会同,非诸侯而何?赤也为之小,孰能为之大?”

居:平常、平居 让:谦让

1.从子路到军细化,均倾向于出仕,而曾点则秦翔宇舍之则藏,悠游涵养,从容淡定。

2.儒之根本气质:乐。春。饱满而温暖的人生。(礼乐)

2.

颜渊问仁

子曰:“克己复礼为仁。一日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。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”

颜渊曰:“请问其目。”

子曰: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,非礼勿动。”

颜渊曰:“回虽不敏,请事斯语矣。”

克:战胜 己:私欲 复礼:不违礼

目:详细,如何践行

1.克己复礼不是仁,做到克己复礼的人是仁者

2.克己≠复礼,比如出家人。

3.克己之己≠为仁由己之己

4.仁=克己复礼+为仁由己

5.“请问其目”,“回虽不敏”颜回笃学而谦虚。

6.合礼之目为视听言动,而不管内心的想法。“诚于中,形于外。”“志壹则动气”“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。”

3.

仲弓问仁。

子曰:“‘出门如见大宾,使民如承大祭。’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在邦无怨,在家无怨。”

仲弓曰:“雍虽不敏,请事斯语矣。”

1.庄重,敬畏

2.朱子:克己复礼,如拨乱反正,主敬行恕,如持盈守成。

3.礼1.共同体的形式和结构(使得共同体生活成为可能)2.清晰的对每个人的规定,善恶的标准。3.是约束性的,更是保护性的(别嫌疑)4.个人生活自我表达的形态

4.

子贡问政。

子曰:“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。”

子贡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三者何先?”

曰:“去兵。”

子贡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二者何先?”

曰:“去食。自古皆有死,民无信不立。”

恂恂如:诚恳周到的样子

1.足食足兵民信之,是按施政的时间顺序讲。去兵去食无信不立,是按逻辑上的重要性讲。

2.足食强调饱足安居,足兵强调安全感,民信之强调讲道理讲信用。

5.

棘子成曰:“君子质而已矣,何以文为?”

子贡曰:“惜乎,夫子之说君子也!驷不及舌。文犹质也,质犹文也,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。”

1.文犹质也,质犹文也,说文与质地位相等,如果尽去,则君子小人无以分别。

6.

哀公问于有若曰:“年饥,用不足,如之何?”

有若对曰:“盍彻乎?”

曰:“二,吾犹不足,如之何其彻也?”

对曰:“百姓足,君孰与不足?百姓不足,君孰与足?”

彻:收税十分之一。 二:收税十分之二

1.藏富于民。注意!与现在资本的藏富于民不同。

7.

子路曰:“卫君待子而为政,子将奚先?”

子曰:“必也正名乎!”

子路曰:“有是哉,子之迂也!奚其正?”

子曰:野哉!由也!君子于其所不知,盖阙如也。名不正,则言不顺;言不顺,则事不成;事不成,则礼乐不兴;礼乐不兴,则刑罚不中;刑罚不中,则民无所错手足。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,言之必可行也。君子于其言,无所苟而已矣。

野:粗鄙 盖阙如也:不会不懂装懂

苟:苟且

8.

叶公语孔子曰:“吾党有直躬者,其父攘羊,而子证之。”

孔子曰:“吾党之直者异于是:父为子隐,子为父隐,直在其中矣。”

党:乡党邻里 直躬:正直

1.攘羊的行为非大恶而有大罪,其子无执法之位。故孔子认为他不对。

9.

或曰:“以德报怨,何如?”

子曰:“何以报德?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。”

直:1.公平(内举不避亲,外局不必愁)2.《礼记》对等(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)

10.

原壤夷俟。

子曰:“幼而不孙弟,长而无述焉,老而不死,是为贼。”以杖叩其胫。

11.

颜渊问为邦。

子曰:“行夏之时,乘殷之辂,服周之冕,乐则韶舞。放郑声,远佞人。郑声淫,佞人殆。”

淫:过分、淫邪,败坏人心 殆:危险

1.夏时符合农业规律,殷辂纹饰简朴而有层次,周冕阶级分明,韶乐舜之乐,舞武王文王之乐。郑声有感染力但是没有任何实际作用,佞人有言无德。

【孟子】

第九周

A知言

1.

公都子曰:“外人皆称夫子好辩,敢问何也?”

孟子曰:“予岂好辩哉?予不得已也。天下之生久矣,一治一乱。当尧之时,水逆行,泛滥于中国,蛇龙居之,民无所定。

“尧舜既没,圣人之道衰,暴君代作。坏宫室以为污池,民无所安息;弃田以为园囿,使民不得衣食。邪说暴行有作,园囿、污池、沛泽多而禽兽至。及纣之身,天下又大乱。周公相武王诛纣,灭国者五十,驱虎豹犀象而远之,天下大悦。

世衰道微,邪说暴行有作,臣弑其君者有之,子弑其父者有之。孔子惧,作《春秋》。《春秋》,天子之事也。是故孔子曰:‘知我者其惟《春秋》乎!罪我者其惟《春秋》乎!

圣王不作,诸侯放恣,处士横议,杨朱、墨翟之言盈天下。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。杨氏为我,是无君也;墨氏兼爱,是无父也。无父无君,是禽兽也。公明仪曰:‘庖有肥肉,厩有肥马,民有饥色,野有饿莩,此率兽而食人也。’杨墨之道不息,孔子之道不著,是邪说诬民,充塞仁义也。吾为此惧,闲先圣之道,距杨墨,放淫辞,邪说不得作。作于其心,害于其事;作于其事,害于其政。圣人复起,不易吾言矣。

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,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,孔子成《春秋》而乱臣贼子惧。我亦欲正人心,息邪说,距诐行,放淫辞,以承三圣者,岂好辩哉?予不得已也!能言距杨墨者,圣人之徒也。”

1.杨氏无君,极端的利己主义,一切从自我出发,没有大义

2.墨氏兼爱,即爱无差等。而人是有限的,所以立足于确定的时空,就有先后远近之分。父亲作为人独一无二的自我根源,也应该用独一无二的态度去面对。

3.儒家观点: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。

2.

“何谓知言?”

曰:“诐辞知其所蔽,淫辞知其所陷,邪辞知其所离,遁辞知其所穷。生于其心,害于其政;发于其政,害于其事。”

诐:偏颇(不平) 淫:放荡(过分) 邪:邪辟 遁:逃避(试图自圆其说)

蔽:不全面,不客观 陷:不能自拔 离:偏离正道 穷:道理说不通之处

1.四辞逐渐深入,诐辞出于恶意或者本身的误解,有所偏颇。进一步过分泛滥则淫而不能自拔,再偏离就显得邪辟深冷,偏离正道,最后终于穷极无理,不得不用遁词来自圆其说。

3.

有为神农之言者许行,自楚之滕,踵门而告文公曰:“远方之人,闻君行仁政,愿受一廛而为氓。”文公与之处。其徒数十人,皆衣褐,捆屦织席以为食。

  陈良之徒陈相,与其弟辛,负耒耜而自宋之滕,曰:“闻君行圣人之政,是亦圣人也,愿为圣人氓。”

  陈相见许行而大悦,尽弃其学而学焉。陈相见孟子,道许行之言曰:“滕君,则诚贤君也;虽然,未闻道也。贤者与民并耕而食,饔飧而治。今也,滕有仓廪府库,则是厉民而自养也,恶得贤!”

  孟子曰:“许子必种粟而后食乎?”曰:“然。”“许子必织布然后衣乎?”曰:“否。许子衣褐。”“许子冠 乎?”曰:“冠。”曰:“奚冠?”曰:“冠素。”曰:“自织之与?”曰:“否,以粟易之。”曰:“许子奚为不自织?”曰:“害于耕。”曰:“许子以釜甑 爨,以铁耕乎?”曰:“然。”“自力之与?”曰:“否,以粟易之。”

  “以粟易械器者,不为厉陶冶;陶冶亦以其械器易粟者,岂为厉农夫哉?且许子何不为陶冶,舍皆取诸其宫中而用之?何为纷纷然与百工交易?何许子之不惮烦?”

曰:“百工之事,固不可耕且为也。”

“然则治天下,独可耕且为与?有大人之事,有小人之事。且一人之身而百工之所为备,如必自为而后用之,是率天下而路也。故曰:或劳心,或劳力,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;治于人者食人,治人者食于人,天下之通义也。

……

“从许子之道,则市贾不贰,国中无伪;虽使五尺之童适市,莫之或欺。布帛长短同,则贾相若;麻缕丝絮轻重同,则贾相若;五谷多寡同,则贾相若;屦大小同,则贾相若。”

曰:“夫物之不齐,物之情也。或相倍蓰,或相什伯,或相千万。子比而同之,是乱天下也。巨屦小屦同贾,人岂为之哉?从许子之道,相率而为伪者也,恶能治国家!”

1.劳心与劳力的区别在于忧什么。只有忧民者才能成为统治百姓的人。“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”“心诚求之,虽不中亦不远矣!”

2.劳动形态理解狭隘。

4.

任人有问屋庐子曰:“礼与食孰重?”

曰:“礼重。”

“色与礼孰重?”

曰:“礼重。”

曰:“以礼食,则饥而死。不以礼食,则得食。必以礼乎?亲迎,则不得妻。不亲迎,则得妻。必亲迎乎?”

屋庐子不能对,明日之邹以告孟子。

孟子曰:“于答是也何有!不揣其本而齐其末,方寸之木,可使高于岑楼。金重于羽者,岂谓一钩金与一舆羽之谓哉!取食之重者,与礼之轻者而比之,奚翅食重!取色之重者,与礼之轻者而比之,奚翅色重!往应之曰:轸兄之臂而夺之食,则得食,不轸则不得食,则将轸之乎?逾东家墙而搂其处子,则得妻,不搂则不得妻,则将搂之乎?”

第十周

B仁政

1.

孟子见梁惠王。

王曰:“叟不远千里而来,亦将有以利吾国乎?”

孟子对曰:“王何必曰利?亦有仁义而已矣。王曰‘何以利吾国’?大夫曰‘何以利吾家’?士庶人曰‘何以利吾身’?上下交征利,而国危矣。万乘之国,弑其君者,必千乘之家;千乘之国,弑其君者,必百乘之家。万取千焉,千取百焉,不为不多矣。苟为后义而先利,不夺不餍。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,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。王亦曰仁义而已矣,何必曰利?”

2.

孟子曰:“以力假仁者霸,霸必有大国;以德行仁者王,王不待大。汤以七十里,文王以百里。以力服人者,非心服也,力不赡也;以德服人者,中心悦而诚服也,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。《诗》云:‘自西自东,自南自北,无思不服。’此之谓也。” ”

1.霸道虽不是理想,但儒家认为是可接受的,因为正统的秩序总是在保护弱者。“桓公九合诸侯,不以兵车”“哀没大于无君”。

3.

齐宣王问曰:“齐桓、晋文之事,可得闻乎?”

孟子对曰:“仲尼之徒,无道桓、文之事者,是以后世无传焉,臣未之闻也。无以,则王乎?

曰:“德何如则可以王矣?”

曰:“保民而王,莫之能御也。

曰:“若寡人者,可以保民乎哉?”

曰:“可。”

曰:“何由知吾可也?”

曰:“臣闻之胡龁曰:‘王坐于堂上,有牵牛而过堂下者,王见之,曰:“牛何之?”对曰:“将以衅钟。”王曰:“舍之!吾不忍其觳觫,若无罪而就死地。”对曰:“然则废衅钟与?”曰:“何可废也,以羊易之。”’不识有诸?”

曰:“有之。”

曰:“是心足以王矣。百姓皆以王为爱也,臣固知王之不忍也。”

王曰:“然,诚有百姓者。齐国虽褊小,吾何爱一牛?即不忍其觳觫,若无罪而就死地,故以羊易之也。”

曰:“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。以小易大,彼恶知之?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,则牛羊何择焉?”

王笑曰:“是诚何心哉!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,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。”

曰:“无伤也,是乃仁术也!见牛未见羊也。君子之于禽兽也:见其生,不忍见其死;闻其声,不忍食其肉。是以君子远庖厨也。”

王说曰:“《诗》云:‘他人有心,予忖度之。’夫子之谓也。夫我乃行之,反而求之,不得吾心;夫子言之,于我心有戚戚焉。此心之所以合于王者何也?”

曰:“有复于王者曰:‘吾力足以举百钧,而不足以举一羽;明足以察秋毫之末,而不见舆薪。’则王许之乎?”

曰:“否!”

“今恩足以及禽兽,而功不至于百姓者,独何与?然则一羽之不举,为不用力焉;舆薪之不见,为不用明焉;百姓之不见保,为不用恩焉。故王之不王,不为也,非不能也。”

曰:“不为者与不能者之形,何以异?”

曰:“挟太山以超北海,语人曰:‘我不能。’是诚不能也。为长者折枝,语人曰:‘我不能。’是不为也,非不能也。故王之不王,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类也;王之不王,是折枝之类也。”

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;天下可运于掌。诗云:‘刑于寡妻,至于兄弟,以御于家邦。’言举斯心加诸彼而已。故推恩足以保四海,不推恩无以保妻子。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,无他焉,善推其所为而已矣!今恩足以及禽兽,而功不至于百姓者,独何与?权,然后知轻重;度,然后知长短。物皆然,心为甚。王请度之。抑王兴甲兵,危士臣,构怨于诸侯,然后快于心与?”

王曰:“否,吾何快于是!将以求吾所大欲也。”

曰:“王之所大欲,可得闻与?”

王笑而不言。

曰:“为肥甘不足于口与?轻暖不足于体与?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?声音不足听于耳与?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?王之诸臣,皆足以供之,而王岂为是哉!”

曰:“否,吾不为是也。”

曰:“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:欲辟土地,朝秦、楚,莅中国,而抚四夷也。以若所为,求若所欲,犹缘木而求鱼也。

王曰:“若是其甚与?”

曰:“殆有甚焉。缘木求鱼,虽不得鱼,无后灾;以若所为,求若所欲,尽心力而为之,后必有灾。”

曰:“可得闻与?”

曰:“邹人与楚人战,则王以为孰胜?”

曰:“楚人胜。”

曰:“然则小固不可以敌大,寡固不可以敌众,弱固不可以敌强。海内之地,方千里者九,齐集有其一;以一服八,何以异于邹敌楚哉!盖亦反其本矣!今王发政施仁,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,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,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,行旅皆欲出于王之途,天下之欲疾其君者,皆欲赴愬于王:其若是,孰能御之?

王曰:“吾惛,不能进于是矣!愿夫子辅吾志,明以教我。我虽不敏,请尝试之!”

曰:“无恒产而有恒心者,惟士为能。若民,则无恒产,因无恒心。苟无恒心,放辟邪侈,无不为已。及陷于罪,然后从而刑之,是罔民也。焉有仁人在位,罔民而可为也!是故明君制民之产,必使仰足以事父母,俯足以畜妻子,乐岁终身饱,凶年免于死亡;然后驱而之善,故民之从之也轻。今也制民之产,仰不足以事父母,俯不足以畜妻子,乐岁终身苦,凶年不免于死亡;此惟救死而恐不赡,奚暇治礼义哉!王欲行之,则盍反其本矣!五亩之宅,树之以桑,五十者可以衣帛矣;鸡豚狗彘之畜,无失其时,七十者可以食肉矣;百亩之田,勿夺其时,八口之家,可以无饥矣;谨庠序之教,申之以孝悌之义,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。老者衣帛食肉,黎民不饥不寒,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

爱:吝惜

1.见牛未见羊,是儒家由近及远的具体发挥,具体的同情心值得发扬,而抽象的同情心不必转化为具体的行动。这能防止抽象的同情心干扰具体的同情心。只有完成本该完成的责任,才能够进一步推己及人。

2.善有分位。重视所应该重视的,厚待该厚待的,薄待该薄待的。

3.君子远庖厨,此中君子非指成德者,而是指身居高位者的教化之功。居高位者心中哪怕一点点残忍被极大的放大都会带来惨痛的后果。

4.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并非自己代劳,而是“我希望我家老人得到安顿照料,则我也同样希望并愿意其他的老人得到照料”。

5.“若民,则无恒产因无恒心”即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”

第十一周

1.

白圭曰:“吾欲二十而取一,何如?”

孟子曰:“子之道,貉道也。万室之国,一人陶,则可乎?”

曰:“不可,器不足用也。”  

曰:“夫貉,五谷不生,惟黍生之。无城郭、宫室、宗庙、祭祀之礼,无诸侯币帛饔飧,无百官有司,故二十取一而足也。今居中国,去人伦,无君子,如之何其可也?陶以寡,且不可以为国,况无君子乎?欲轻之于尧舜之道者,大貉小貉也;欲重之于尧舜之道者,大桀小桀也。”

1.一味地强调藏富于民是不对的~“百姓足,君孰与不足”

2.

白圭曰:“丹之治水也愈于禹。”

孟子曰:“子过矣,禹之治水,水之道也,是故禹以四海为壑。今吾子以邻国为壑。水逆行,谓之洚水,洚水者,洪水也,仁人之所恶也。吾子过矣。”

C人性论

3.

告子曰:“性犹杞柳也,义犹桮棬也。以人性为仁义,犹以杞柳为杯棬。”

孟子曰:“人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桮棬乎?将戕贼杞柳而后以为桮棬也?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桮锩,则亦将戕贼人性而以为仁义与?率天下之人而祸仁义者,必子之言夫!””

4.

告子曰:“性犹湍水也,决诸东方则东流,决诸西方则西流。人性之无分于善不善也,犹水之无分于东西也。”

孟子曰:“水信无分于东西,无分于上下乎?人性之善也,犹水之就下也。人无有不善,水无有不下。今夫水,搏而跃之,可使过颡,激而行之,可使在山。是岂水之性哉?其势则然也。人之可使为不善,其性亦犹是也。”

1.不是人性向善,因为善根发自人性之内。不是人性是善,因为只是善之发端。

5.

告子曰:“生之谓性。”

孟子曰:“生之谓性,犹白之谓白与?”

曰:“然。”

“白羽之白也,犹白雪之白,白雪之白,犹白玉之白与?”

曰:“然。”

曰:“然则犬之性犹牛之性,牛之性犹人之性与?”

6.

告子曰:“食色性也。仁,内也,非外也;义,外也,非内也。”

……

7.

孟子曰:“人皆有不忍人之心。先王有不忍人之心,斯有不忍人之政矣。以不忍人之心,行不忍人之政,治天下可运之掌上。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,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,皆有怵惕恻隐之心--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,非所以要誉于乡 党朋友也,非恶其声而然也。由是观之,无恻隐之心,非人也;无羞恶之心,非人也;无辞让之心,非人也;无是非之心。非人也。恻隐之心,仁之端也;羞恶之心,义之端也;辞让之心,礼之端也;是非之心,智之端也。人之有是四端也,犹其有四体也。有是四端而自谓不能者,自贼者也;谓其君不能者,贼其君者也。凡有四端于我者,知皆扩而充之矣,若火之始然,泉之始达。苟能充之,足以保四海;苟不充之,不足以事父母。”

1.“仁义礼智,非由外铄我也,我固有之也。”人之善根永远无法去除,善比恶更加顽固。

2.司马光,人性善恶观。所谓贪恶暴慢,不过是善之不及与过罢了。

第十二周

D仁义

1.

孟子曰:“仁则荣,不仁则辱。今恶辱而居不仁,是犹恶湿而居下也。如恶之,莫如贵德而尊士,贤者在位,能者在职;国家闲暇,及是时,明其政刑。虽大国,必畏之矣。《诗》云:‘迨天之未阴雨,彻彼桑土,绸缪牖户。今此下民,或敢侮予?’孔子曰 :‘为此诗者,其知道乎!能治其国家,谁敢侮之,’今国家闲暇,及是时,般乐怠敖,是自求祸也。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。 《诗》云:‘永言配命民自求多福。’《太甲》曰:“天作孽,犹可违;自作孽,不可活。’此之谓也。”

1.仁则荣,不仁则辱:尊严。“人,天之尊爵也”

2.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:自主。“一日克己复礼,而天下归仁焉”“仁远乎哉,我欲仁,斯仁至矣。”“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”“射有似乎君子,失诸正鹄,反求诸其身”

2.

孟子曰:“矢人岂不仁於函人哉?矢人唯恐不伤人,函人唯恐伤人。巫匠亦然。故术不可不慎也。孔子曰:‘里仁为美。择不处仁,焉得智?’夫仁,天之尊爵也,人之安宅也。莫之御而不仁,是不智也。不仁、不智,无礼、无义,人役也。人役而耻为役,由弓人而耻为弓,矢人而耻为矢也。如耻之,莫如为仁。仁者如射,射者正己而后发;发而不中,不怨胜己者,反求诸己而已矣。”

1.人之安宅也:安

2.不仁不智,无礼无义,人役也:自由。

3.反求诸己而已矣:自。“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?我未见力不足者。盖有之矣,我未之见也。”

4.仁,心之全德也。仁如一朵花,安、爱……均是花瓣,是仁的一个小方面。

第十三周

1.

孟子曰:“不仁者可与言哉?安其危而利其灾,乐其所以亡者。不仁而可与言,则何亡国败家之有?有孺子歌曰:‘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’孔子曰:‘小子听之!清斯濯缨,浊斯濯足矣。自取之也。’夫人必自侮,然后人侮之;家必自毁,而后人毁之;国必自伐,而后人伐之。《太甲》曰:‘天作孽,犹可违;自作孽,不可活。’此之谓也。”

1.不仁而可与言哉:“可与言而不与之言,失人;不可与言而与之言,失言。知者不失人,亦不失言”“成事不说,遂事不谏,既往不咎”“人之为道而远人,不可以为道”

2.安其危而利其灾,乐其所以亡者:醒觉

3.清斯濯缨浊斯濯足,自取之;人必自侮:自。

2.

徐子曰:“仲尼亟称於水曰:‘水哉水哉!’何取于水也?”

孟子曰:“源泉混混,不舍昼夜;盈科而后进,放乎四海:有本者如是,是之取尔。苟为无本;七八月之间雨集,沟浍皆盈,其涸也,可立而待也!故声闻过情,君子耻之。”

科:坎

声闻过情:名声超过学识和能力,则名声难以持久。

1.盈科而后进:笃实。

3.

孟子曰:“莫非命也,顺受其正。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,尽其道而死者,正命也。桎梏死者,非正命也。”

命:1.给定的前提。2.不测的偶然性。3.冥冥中的若有安排。

尽其道而死者:实现并承担其所有的义务和责任,然后安然离去。

4.

孟子曰:“求则得之,舍则失之,是求有益于得也,求在我者也。求之有道,得之有命,是求无益于得也,求在外者也。”

1.求在我者也:在我。

5.孟子曰:“君子有三乐,而王天下不与存焉。父母俱存,兄弟无故,一乐也。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,二乐也。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,三乐也。君子有三乐,而王天下不与存焉。”

1.君子有三乐:乐。

第十四周

1.

公孙丑问曰:“夫子加齐之卿相,得行道焉,虽由此霸王不异矣。如此,则动心否乎?”

孟子曰:“否。我四十不动心。”

曰:“若是,则夫子过孟贲远矣?”

曰:“是不难,告子先我不动心。”

曰:“不动心有道乎?”

曰:“有。北宫黝之养勇也:不肤桡,不目逃;思以一毫挫于人,若挞之于市朝;不受于褐宽博,亦不受于万乘之君;视刺万乘之君,若刺褐夫:无严诸侯;恶声至,必反之。孟施舍之所养勇也,曰:‘视不胜犹胜也’;量敌而后进,虑胜而后会,是畏三军者也。舍岂能为必胜哉,能无惧而已矣!孟施舍似曾子,北宫黝似子夏;夫二子之勇,未知其孰贤;然而孟施舍守约也。昔者曾子谓子襄曰:‘子好勇乎?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:自反而不缩,虽褐宽博,吾不惴焉?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吾往矣。’孟施舍之守气,又不如曾子之守约也。”

曰:“敢问夫子之不动心,与告子之不动心,可得闻与?”

“告子曰:‘不得于言,勿求于心;不得于心,勿求于气。’不得于心,勿求于气,可;不得于言,勿求于心,不可。夫志,气之帅也;气,体之充 也。夫志至焉,气次焉。故曰:‘持其志,无暴其气。’”

“既曰:‘志至焉,气次焉。’又曰:‘持其志,无暴其气’者,何也?”

曰:“志壹则动气,气壹则动志也。今有蹶者趋者,是气也,而反动其心。”

“敢问夫子恶乎长?”

曰:“我知言,我善养吾浩然之气。”

“敢问何谓浩然之气?”

曰:“难言也。其为气也,至 大至刚;以直养而无害,则塞于天地之间。其为气也,配义与道;无是,馁矣。是集义所生者,非义袭而取之也。行有不慊于心,则馁矣。我故曰:‘告子未尝知义,’以其外之也。必有事焉而勿正心,勿忘,勿助长也。无若宋人然。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;芒芒然归,谓其人曰:‘今日病矣,予助苗长矣。’其子趋而往视之,苗则槁矣。天下之不助苗长者寡矣。以为无益而舍之者,不耘苗者也。助之长者,揠苗者也。非徒无益,而又害之。”

刺:1.刺杀2.讽谏 严:畏惧

视不胜犹胜也:打仗前不考虑胜负情况

约:简约,简单

缩:直也。理直。

言:道理

志:心灵的不变的方向

气:通过可见的物的形态变化表现出来的物物关系。比如衣着、处事方式、动作等等。气质。“诚于中形于外”

暴:伤害 馁:饥乏而气不充

袭:披上外衣

芒芒然:志得意满的样子 病:累死了

1.不动心在于勇。

2.只说修身,不说修心。所谓不动心,一立志,二明理。只修心无法明白道理,不得于言,难以做到真正的不动心。

3.助长者影射告子

【中庸】

第十五周

1.

天命之谓性;率性之谓道;修道之谓教。

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也;可离,非道也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惧乎其所不闻。

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。故君子慎其独也。

喜、怒、哀、乐之未发,谓之中。发而皆中节,谓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。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

天:不是人格神,不是自然之天,是至高无上的有最大能动性的万物之根源,宇宙之实体、

命:命犹令也,有倾向有方向的指令。

性:人的本质。人是拥有能动性的,与他人始终处于内在本质关联当中的,有限的,有情感有情绪的,终有一死的,牵挂着的存在。

道:普适的伦理原则价值基础。所有人都能走在路上,而且路越走越宽阔。

修:品节之。将抽象的道理具体化为细节的行为规范。比如仁->孝->善待父母、善待自己

微:暗淡

中:牵制喜怒哀乐等情绪,让他们维持最基本的冷静(敬畏心)

1.不偏之谓中,不变之谓庸。中庸,极好的至善的分寸,简单易行而持久的平衡。

2.共分为三个层次,讲中庸之伦理原则和价值基础,中庸之道的方法,中庸之理想的结果

3.(圣人)率性之谓教,(圣人)修道之谓教。

4.君子慎其独也:大学诚意篇“诚于中形于外”。

2.

子路问强。

子曰:“南方之强与,北方之强与,抑而强与?

宽柔以教,不报无道,南方之强也。君子居之。

衽金革,死而不厌,北方之强也。而强者居之。

故君子和而不流;强哉矫。中立而不倚;强哉矫。国有道,不变塞焉;强哉矫。国无道,至死不变;强哉矫。”

而:通尔,你应该追求的强

强哉矫:强啊强

塞:1.朱子:未达、穷没有通途。2.居位。身居高位而不变。

1.和而不流,中立而不倚:中(精神上的独立而自由)

2.不变塞,至死不变:庸(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)

3.

子曰:“道不远人。人之为道而远人,不可以为道。

诗云:‘伐柯伐柯,其则不远。’执柯以伐柯,睨而视之。犹以为远。故君子以人治人,改而止。

忠恕违道不远。施诸己而不愿,亦勿施于人。

君子之道四,丘未能一焉:所求乎子,以事父,未能也;所求乎臣,以事君,未能也;所求乎弟,以事兄,未能也;所求乎朋友,先施之,未能也。庸德之行,庸言之谨;有所不足,不敢不勉;有余,不敢尽。言顾行,行顾言。君子胡不慥慥尔。”.

则:标准

以人治人:以自我为模板来衡量他人

违:离(距离)

庸:平常

行:践起实 谨:择其可

慥慥:笃实

1.(行)有所不足,不敢不勉。(言)有余,不敢尽。言行相互呼应。

2.庸单独出现。庸:常。

3.中:己所不欲是发现中的方法。太往前挤压前人的空间,太往后挤压后人空间……

4.

君子素其位而行,不愿乎其外。

素富贵,行乎富贵;素贫贱,行乎贫贱;素夷狄,行乎夷狄;素患难,行乎患难。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。

在上位,不陵下;在下位,不援上;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。上不怨天,下不尤人。

故君子居易以俟命,小人行险以徼幸。

子曰:“射有似乎君子。失诸正鹄,反求诸其身。”

素:本有之,固有之。 愿:羡慕

陵:欺凌 援:攀附

易:平正阔大 命:偶然性

正鹄:蒙布之靶与蒙革之靶

1.君子在所有的环境中都能客观而真实的面对,扎根于其中,并超越环境,改变环境。

2.

5.

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。能尽其性,则能尽人之性。能尽人之性,则能尽物之性。能尽物之性,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。可以赞天地之化育,则可以与天地参矣。

尽:充分实现。 性:价值。

人:所有人

1.至诚——能尽物之性。本条目阐述儒学礼乐思想。同颜渊问为邦。

2.赞天地之化育,帮助天地万物生长。人能成物(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),人能毁物。与天地参,天地人三者并立。

3.诚,中庸之真名。诚即笃实无虚,即中立而不移。

6.

诚者自成也,而道,自道也。

诚者,物之终始。不诚无物。是故君子诚之为贵。

诚者,非自成己而已也。所以成物也。成己仁也。成物知也。性之德也,合外内之道也。故时措之宜也。

自道:自我引导。

1.时措之宜也:所有环境中最恰当的分寸。时:始终一贯,庸。宜:中。

2.中庸是1.符合人本质的平衡。2.是和道理的平衡。3.是和道义的平衡。所以,中庸是稳定而持久的平衡。



【总结归纳】

1.谈及好学的条目

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

“十室之内必有忠信如丘者,不如丘之好学也。”

“弟子孰为好学?有颜回者好学,不迁怒,不贰过,不幸短命死矣,今也则无,未闻好学者也。”

2.谈及仁的条目(核心:自主和醒觉)

1.尊严:

“仁则荣,不仁则辱”

“人,天之尊爵也”

“人人有贵于己者,弗思耳。人之所贵者,非良贵也。赵孟①之所贵,赵孟能贱之。”

“人必自侮,然后人侮之”

2.自主:

“一日克己复礼,而天下归仁焉。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”

“仁远乎哉?我欲仁,斯仁至矣。”

“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。”

“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”“天作孽尤可违,自作孽,不可活”

“清斯濯缨,浊斯濯足矣。自取之也。”

“人必自侮,然后人侮之”

“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。”

“射者正己而后发,发而不中,不怨胜己者,反求诸己而已矣”“射有似乎君子,失诸正鹄,反求诸其身”

“收拾身心,自作主宰”(陆九渊)

3.安:

“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,不可以长处乐。仁者安仁,智者利仁”

“视其所以,观其所由,察其所安,人焉廋哉,人焉廋哉!”

“仁,人之安宅也,义,人之正路也”“夫仁,天之尊爵也,人之安宅也。”

“君子素其位而行,不愿乎其外”

“故君子居易以俟命,小人行险以徼幸”

4.自由:

“不仁不智、无礼无义,人役也”

5.醒觉:

“不仁者可与言哉?安其危而利其灾,乐其所以亡者”

6.笃实

“源泉混混,不舍昼夜,盈科而后进,放乎四海。”

“巧言令色,鲜仁矣”

7.在我

“求则得之,舍则失之,是求有益于得也,求在我者也”

8.乐

“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……仁者安仁”

“君子有三乐,而王天下不与存焉”

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”

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”

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……”

9.爱

“樊迟问仁,子曰‘爱人’。”

“仁者爱人,有礼者敬人。”

10.礼

“克己复礼为仁”

11.敬畏

“出门如见大宾,使民如承大祭”

“当暑,袗絺绤,必表而出之。”

“此谓诚于中形于外,故君子必慎其独也。”

“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惧乎其所不闻。,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,故君子必慎其独也。”

12.勇

“仁者必有勇,勇者不必有仁。”

“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吾往矣”

“故君子和而不流,强哉矫。中立而不倚,强哉矫。国有道,不变塞焉,强哉矫。国无道,至死不变,强哉矫!”

 Copyright(C)2013-2015 www.yh0108.com,www.537996.com,www.pj593.com,金沙中文网